网络实名:赵本山
   
本山世界 | 本山简介 | 本山动态 | 本山传媒 | 省艺术团 | 艺术学院 | 刘老根大舞台|曲艺库| 本山在线

影音世界 | 网络电视 | 网络电台 | flash短片| flash专辑| flash游戏| 二人转小剧场| 图铃mp3 | 星光大道

互动在线 | 本山社区 | 曲艺社区 | 曲艺博客 | 曲艺宽频 | 网友原创 | 全文数据库 | 幽默笑话 | 留言版
名家在线 | 冯  巩 | 范 伟 | 黄 宏 | 潘 长 江 | 李  静 | 阎学晶佟长江| 张慧中 | 崔 凯 >>
中国曲艺 : 相声 小品 二人转 评书 评话 快板 大鼓 粤曲 评弹 单弦 双簧 清音 皮影 秧歌 好来宝 文场
□  本山在线>>中国曲艺>>艺术奇葩物竞天择中脸谱

艺术奇葩物竞天择中脸谱


http://www.zbs.cn 2007-5-16  楚天金报
  有人说,“非遗”凝聚着一个民族的精神,保护好流传千百年的地域“瑰宝”,就是守住民族的血脉之根。我们认为,要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,离不开从过去的精神财富中汲取养分。正是基于这一点,继去年6月楚天金报推出系列报道“荆楚‘非遗’探胜”之后,楚天金报再次将焦点集中在“非遗”这块文化沃土上,希望更多的人通过这个窗口,了解、体验博大精深的荆楚文明,更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引起更多人对她的关心与呵护,使之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道不可缺少的妙景奇观。

  杨和春表演的枝江楠管极富感染力。

  湖北道情:盛衰就在一瞬间

  老曲艺家的最后心愿

  1958年深冬,大雪纷飞,路面积雪5厘米厚,零下3℃。早上8时10分许,汉口民众乐园内人员寥寥无几。此时,来了位年轻人。他从包内不紧不慢地掏出了两件“宝贝”:一个上了黑漆的渔鼓筒子和一对半米长的翦子。然后,在旁边的小黑板上写下“湖北道情;武松杀嫂;周维”等几个工整的粉笔字。
 
  “哦!是周先生来了!”园内的人们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,并赶紧凑了过来。

  年轻人一把椅子坐定,不紧不慢地唱了起来“……叔叔,你是要砍(停顿),或是要剐(再“砰”一声),或是要杀(再“砰”一声),全凭你这个小冤家啊……”

  刚开始,观众还只有四五个,稀稀拉拉;5分钟后,已增加到二十多个,慢慢围成了圈;20分钟后,下面已是黑压压的一片,足足有四五百人了。大家眼睛专注,时而哈哈大笑,时而眉头紧皱,时而泪花打转。

  台上的那位年轻人就是湖北四大地方曲艺之一,湖北道情的创始人周维,那时他还不到30岁,却迎来了艺术生命的巅峰时刻。

  1953年,周维进入武汉市地方曲艺队(后改名为武昌曲艺队)时,在湖北大鼓和湖北评书上已具备一定的功底。因为队里的大鼓能人和评书能手不少。每次演出,周维很少能“沾得上边”,只能当起机动演员。不甘平庸的周维,决定琢磨出新的东西站稳脚跟。因为自己从小在洪湖长大,对洪湖的渔鼓唱腔、打硪号子,还有当地妇女的哭腔很是熟悉,于是他把这些腔调糅合改进而成一种全新的曲调,引进了大鼓的演唱中,并尝试着配乐。

  第一次尝试时,周维找来同事拉胡琴伴奏,自己就拿着渔鼓筒子和快板唱起了湖北大鼓的《武松打虎》,这种全新的唱法让同事们不禁拍案称奇。曲艺队的胡队长听后也连连称赞:“你这是一条新路子啊,还可以放开点,把快板扔了换上翦,这样就更有特色了。”胡队长还亲自给他找来了一副翦子。

  受到鼓舞的周维,越发有干劲,并在造词、道具、配乐等方面进行一番深入的改造。于是,一种全新的曲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很快成形了。随着在舞台上的日趋成熟和观众的大力追捧,不久,湖北道情在很多场合便取代了相声的压轴地位。

  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末,湖北道情几乎演遍了武汉三镇的所有工厂、学校。周维也走遍了湖北的各个区县,甚至下到各个乡镇、生产队。所到之处,观众的叫好声一片。与此同时,湖北道情的学习热也是一浪高过一浪。不下百人向周维提出拜师学艺的请求,台下偷偷学习者更不在少数。

  1978年,歌舞悄悄走进了人们的生活,湖北道情同其它曲艺一样开始被慢慢淹没了。

  1993年秋,周维在表演完他的《姜太公卖面》后,掌声如他意料的一样稀拉。突然,有名年轻小伙冲着他高声喊道:“下去!”这是他平生以来听到的第一声“下去”。63岁的周维顿时脸色发青,内心犹如翻江倒海。他早已料到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,不过来得也太早了,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  从此,周维再也没有上台了。他开始到处找工作,在商场做守门员,到工厂做保管员……

  2003年,随着又一个工厂的倒闭,已73岁高龄的周维不得不又四处寻找安身之处了。无处可去的他最后在何祚欢的帮助下,才住进了武昌区社会福利院。

  这种苦楚只有周维心里清楚。2000年,他拿到中国曲艺家协会给他颁发的《从事曲艺工作五十年》的荣誉证书,心情就更加沉重了。

  周维告诉记者,到现在为止,自己真正收过、手把手地教的弟子只有一个,但他也转行做了塑料花生意了。自己真后悔当初没能多收几个徒弟,到现在自己想教,却没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学了。

  从去年开始,他靠一点点地回忆,一直在整理他以往的作品。如今,已整理出了《姜太公卖面》、《狗腿子》、《韩湘子上寿》、《小蔡打仗》等50多篇剧目。但周维更希望有人能表演他的作品,并用录像拍摄下来。同时,也希望有更多的道情爱好者能来跟他交流。

  这一切,正印证了他的那首题为《心愿》的诗:创立基业须勤练,舞台实践非等闲;人去灯灭不回转,且把道艺留人间。

  民间故事:口耳相传到永远

  故事家刘德方的人生际遇

  下堡坪,在宜昌地图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,隐伏于长江西陵峡北岸的崇山峻岭间。

  下堡坪的闻名,不在于它的山高林密,物产丰富,除了曾是三国古战场、关羽曾在此驻军之外,它目前最引人瞩目的就是流传乡间、多如牛毛的民间故事。这里几乎人人都能讲故事,流传着自战国时期以及三国以来的民间故事2000多个。而已年近古稀的刘德方一个人就能讲400多个故事,他还是个“多面手”,山民歌、花鼓戏、皮影戏等张嘴就来。2005年6月8日,他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命名为“中国民间故事家”。

  “按照国际惯例,能讲100个以上故事的就可以称作‘民间故事家’。”4月13日,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段德新告诉记者,“刘德方无疑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人物。”

  今年69岁的刘德方身材高大、瘦削,虽已近古稀之年,但精神头十足。带着记者爬六层楼,他脚步轻盈,大气都不喘一口。几年前,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关心下,刘德方从下堡坪的深山密林中迁到了夷陵城区,当地一民营企业家把他当“名人”看待,免费送了他一套三居室的房子。

  刘德方从小就在流传古今的民间故事中得到滋养。年岁稍长,他又作为家中的主要劳动力,参加当时修桥、修路、开山炸石等工程建设。建设者们来自五湖四海,繁重的劳动之余或休息的间隙,建设者们没有别的娱乐方式,就喜欢围在一起讲故事。天南地北的故事、笑话,将人们的劳累一扫而光。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为刘德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。

  由于“兼收并蓄”了大量的古代和现代民间故事,再加上自己的绝顶聪明,经过刘德方改编的故事往往能让人耳目一新。

  “给你讲个《过河》的故事吧。”刘德方见记者对故事很有兴趣,便信手拈来地讲了一个。一条河上只有一座独木桥,一个挑着篾箩卖铜锣的小贩和一个秀才在桥上不期而遇,但桥上一次只能通过一人,两人却各不相让。后来秀才提议说,这样吧,我们每人说四句诗,谁说的好就让谁先过。秀才本意想借此难倒对方,谁知小贩却欣然同意。秀才看了一眼小贩,便以小贩为题念了首打油诗:“篾箩也是箩,铜锣也是锣,篾箩里面装铜锣,铜锣装在篾箩里。”念完后,秀才得意地望着小贩。谁知小贩却不慌不忙,也以秀才为题“回敬”了一首:“秀才也是才,棺材也是材,棺材里面装秀才,秀才躺在棺材里。”秀才听了顿时羞愧万分,只得让小贩先过桥。

  1999年10月,刘德方的民间故事集《野山笑林》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有关专家评论说,以刘德方为代表的下堡坪乡民间故事,是整个三峡地区民间文学的缩影,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鉴赏价值。目前,下堡坪乡民间故事正申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。

  宜昌丝竹:已传七代濒临消失

  一个来自“风花雪月”的曲种

  宜昌丝竹作为一种特有的音乐形式固定下来,大约有200多年了。但如果不是清朝嘉庆年间一个叫蔡子纯的人和他的“婚庆公司”——轿行,“宜昌丝竹”能否流传到今天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段德新说:“丝竹的主奏乐器为丝弦和竹管。丝弦包括二胡、中胡、低胡、月琴等,竹管则包括竹笛、箫等。蔡子纯可称为宜昌丝竹的始祖。”

  清朝乾隆至嘉庆年间,正是清政府政治上较为稳定的时期,而蔡子纯正生活在这个时代。据史料记载,蔡子纯当时在夷陵地区也算是个“有头有脸”的人物,在当地拥有一个规模较为庞大的轿行,门下弟子众多。轿行就是为当地人婚嫁提供花轿以及乐队等一条龙服务的,也就相当于今天的“婚庆公司”。蔡子纯曾带领弟子在当时宜昌府举行的文艺擂台赛上获胜,并获得一顶轿衣以及二胡、琵琶、竹笛、月琴等全套乐器的奖励。正因如此,他的轿行垄断了当时夷陵地区的红白喜事市场。而通过广收门徒,蔡子纯的轿行无意中也成了丝竹乐的民间“教学基地”,让这种民间艺术逐渐流传下来。

  蔡子纯很喜欢收徒弟,据说在他85岁高龄时还收了个叫袁国财的关门弟子。而袁国财在85岁时,也还在授徒。从蔡子纯第一代算起,到现在已传承至第七代。2002年,邱家云、黄太柏、李世安等第六、第七代传人,参加夷陵区民间艺术大赛荣获“一等奖”。

  然而,在民间流传了200多年的宜昌丝竹,在今天却面临着“断代”的危险。目前,宜昌丝竹的表演团队仅有三四个,最年轻的艺人都在48至50岁左右。

  “如果再不进行抢救性发掘,这种古老民间艺术可能面临消失。”段德新对此忧心忡忡。目前,宜昌丝竹正申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。

  枝江楠管:脱胎渔鼓唱生活

  小镇“名人”能讲上百段子

  枝江市问安镇是个小镇,但这里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曲艺艺种——枝江楠管,若问镇上的“名人”是谁?那一定是被称为“楠管先生”的楠管艺人杨和春。今年65岁的杨和春,是问安镇四岗村2组的村民。

  “他16岁开始学习楠管,能随口讲上百个段子。”枝江市文化馆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枝江楠管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杨和春见记者好奇,便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楠管四件套:两节各一尺长的竹筒子(楠管筒),一粗一细,细的一节可套进粗的竹筒中,使用时便抽出,中间用橡胶包好,在粗竹筒的一头箍上猪油皮子,用手拍起来可发出鼓的音色;云板(简板),与说快板书的竹板有些类似;单面钹(又名铃子,艺人又称为“太极图”);用来敲击的木棍或筷子。而前三样乐器又被艺人称为“三样家业”。只见杨和春将这简单的4件道具拿起,一敲,一打,一拍,段子应着节拍随口说唱:“……说句实在话,女人要比男人强,家里事都是女人挡。自古常言说得好,姑娘心好又孝道,儿子心野增烦恼,从小家教是绝招……”这是杨和春亲自参与创作的《婚育新风》中的一段。正表演时,门外的马路上传来几声急促的汽车喇叭声,透过窗户,可以看到汽车尾部冒出的一阵黑烟。杨和春一见,顿时脱口而出:“废气黑烟熏死人,尘垢脏水人得病……汽笛声,喇叭声,机械声,尖叫声,声声连着人的心,噪声污染短寿命……”他才思敏捷的“脱口秀”表演,让旁观的人无不拍手叫绝。

  据说,杨和春在枝江的“粉丝”众多,他的说唱段子宜古宜今,许多单位搞活动或当地居民操办红白喜事,都会盛情邀请他去捧场。而当他在公园等公共场合义务表演时,每次都会出现火爆场面。2005年1月8日,杨和春被央视“夕阳红”栏目邀请录制了专题节目,从此,杨和春和他的枝江楠管名声大震。

  “枝江楠管的祖师爷叫张金山。”杨和春告诉记者。

  清朝末年,平素酷爱汉剧的张金山对渔鼓的演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便拜艺人为师学唱渔鼓。张金山得艺人真传,不久便唱得一口好渔鼓。在掌握了渔鼓的基本演唱技艺后,张金山对渔鼓实施了一系列改革,遭到了艺人中守旧势力的非议。但他不为所动,还编创了《楠管说由来》的开篇唱词。自此,由楠竹筒子鼓、单面钹、云板作为伴奏乐器,有别于沔阳渔鼓的新的民间曲艺形式———“枝江楠管”正式诞生了,并且很快风靡大江南北。

  杨和春告诉记者,枝江楠管自张金山创立至今已传五代。后来枝江楠管以长江为界又分为南北两个流派。北派创始人正是杨和春的恩师张万栋,而南派创始人则是枝江百里洲人刘元孝。当时有人评价他们的不同风格:刘元孝的哭,张万栋的笑,正正板板是文启道(另一位杰出楠管艺人)。

原作者: 楚天金报
来 源: 楚天金报
共有241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
告诉好友

上条新闻:普通市民唢呐吹响全国 赵本山两度邀他“出山”
下条新闻:赵本山拟在满洲里建《刘老根大舞台》

新闻搜索:

□- 热门新闻 □- 相关新闻
1. “刘老根”入驻大舞台 二人转火爆老中... [138985]
2. 赵本山女儿首次登台照片曝光(图) [72436]
3. 本山小品欢乐台词大放送 [49600]
4. 冯巩 [47688]
5. 姜昆 [41238]
6. 2006春晚《说事儿》完整剧本 [36503]
7. 黄宏 [33239]
周末《曲苑杂坛》:“说相声的小女孩”——高嫱
留住民族的文化基因 山东"非遗"传承人献艺
少儿曲艺大赛正式驱动 选拔奥运曲艺小使者
专访姜昆:曲艺 要靠什么才能吸引年轻一代?
央视相声大赛启动
相声大师苏文茂的家庭故事
央视《曲苑杂坛》走进武宁

  关于我们 本山在线 鸣谢朋友 联系我们 欢迎合作 在线邮局  
 

本山传媒:024-89593499;大舞台:024-24845532;艺术学院:024-62602985;技术支持:0410-2828950;传真:0410-2657633

 
 
  Copyright © 2000 - 2007 ZBS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  支持:中国曲协 本山传媒 版权:本山在线 辽ICP证 020133号 2002-2007 辽ICP备05009109号